他们说我像个精神病患者需要被肯定。

《大鱼海棠》观后感

在人和神之间的高度俯瞰人间
是最恰当的距离
年老者忠告:
切莫嘲笑,毋需冷漠
因着生命是永恒的
灵魂化作一粒爱情的种子
死亡绝非生的对立面
而应作为其一部分得以保存
生是距离,死是门关

善良是自己的,罪恶是其他人的噱头
哪有好运气和坏运气,只有命运
所以不妨大胆一些,爱一个人,爬一座山
哪怕是两者之外的其他人
哪怕所有的付出也填不满那个“坛子”
就此,悲哀也变的幸福
那是付出者赖以生存的粮食
所以,你又相信永恒的爱情了吗?
像天上的星星

让你看见

如果没有你的出现
也许黎明不会那么遥远
我在江南水乡埋下一滴眼泪
好让我也有乡愁
在万物复苏的时节
我的路阴暗又漆黑
在最深的黑暗里
我仿佛就要将你忘记
请让我看见
也为了能够让你看见
我愿化作一尾鱼
为了能够让你看见
我在鳝鱼划过水面的波纹里品尝苦涩
为了能够让你看见
我在结雾的江南巷道里臆想霓虹
为了能够让你看见
在潮湿的梅雨季节里
我为你守住最后一片干燥
为了能够让你看见
在江南三月的晚风里
我愿化作桥堍上的一块青石板
只要你走过
我便又能记起你的身影

可是,
想到这个世间我还是不能释怀
在万千沙粒间流连的人
从不知道什么是饮鸩止渴
像我这样平庸的人
怎配对这个世间产生好奇

有时候想去见你
像从没有见过那样
这一份气若游丝的好奇
是寒冬里被大风吹散的最后那朵暖阳
如果非要让我在你和这个世间之间作出选择
我只得承认我对你们爱的还不够

夜色里的街灯就要熄了
昔年的马尾松巷道就此消失
步履维艰,满载着悸动的心脏
旧时的明月好,无法与此刻作对照

看到你,我不自禁的想到长久
省去浪漫,散步,吃饭,生活
我以为有了着落
可惜,我还是晚来了你的生活

2016/02/26

在这个阳春三月里
我否认是万物复苏的蠢蠢欲动
在作祟
荒凉之久的庭院,沧桑如我
太久没有雨露滋润
如果不是你不经意的转身一瞥
细雨不来,花蕊不开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形容你
我就会猝然语塞
乌云来了,春风也来
每株植物肃然站立着
等待接受一场关乎生命的礼赞
一如我
期盼你一吻
是洗礼,是生命为之一颤后的复苏

在莒国的一场婚礼上
即使晴空我也看见一场大雪
那薄弱蝉翼的婚纱里有一朵明亮的火焰
作为雪夜独行的你啊
总是背负着一捆干实的柴火
脚印埋了又现,现了又复
像过了很多年,像走过了很多地方
夏过去,周灭亡,只剩下先人的衣装
你这个守株待兔的砍柴人

在这场白日焰火里
所有人仰着脖子在灿白的天上寻找绚烂
而五颜六色的却只有地上新娘的红妆
我说他们找错了地方,他们充耳不闻
在那乍现即逝的灼热里
我分明看到怀揣火种的你
在俗世的洪流中近乎卑微,虔诚的守护
谁说守株待兔不是一场美丽执着
而在今天你迎来最好的答复

2016/01/20
于日照市,好友陈洪超婚礼(纪念八年爱情长跑)

请向我保证
在秋天里你就出走,并保持纯洁
那些深谙荼毒的黄叶
在隆冬腊月就会化作一滩沼泽
在泥淖的最深处有我最后的希望
漂浮,深陷
我不愿被你看见

所以我愿意在你不知情的时候遁走
起一念的永别之感
你知了,我再来
带着丢失了冬的怅然
活得像个失忆者
即使被你摒弃
我也在幸福里
2015/12/29

我想那是真的

真的

我已经忘记了人生的摇曳之态

寒风凛冽的夜晚

我宁愿做一只栖于枝头的乌鸦

这样在每一份哀愁面前我都可以理直气壮

如果可以给每一份哀愁取一个响亮的名字

我一定要做那个目不识丁的纵火犯

那样在灰烬里还有余火的时候

在道德上我依然可以心安理得

可是那些师出无名的哀愁居心叵测的

放慢了脚步

异想天开的人们都不会明白

但我想,那是真的

李耳忍受了二百年的煎熬

2014/12/04

《我想晚一些再提到你》

雪下到了我的骨头里,那些冰冷的骨头

以沉默的方式沸腾着

我想晚一些再提到你

那些个拖沓的年月

现在看来只不过是一些拾级而上的阶梯

地上并没有脚印

就像我们不曾经历过的冬天一样了无踪迹

那些白到了骨子里的冬天


我想晚一些再提到你

坦然的就像漫不经心的翻过一页书

可是我不能

雪白的刺眼

我们丢失的那些冬天也让我耿耿于怀

我得为你扫出一条通向我的小径

想想你还在这世上

真好

2015/11/24

我是故意不刮胡须的

好让它们恣意的狂欢

我的前胸和后背被阳光包围着

唯独那些哀愁在阴影里

哦,我是我的哀愁

每当想到撩起你遮脸的长发时

我都会说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这拖拖拉拉的年岁

仿佛一直在那里

不生长粮食,也不生长我记忆里你的长发

唯独我的胡须

我决定明天剃掉它

2015/11/10

© 亭亭如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