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说我像个精神病患者需要被肯定。

2014/09/26/Friday/小雨

骨折184天

好久没有回外婆家,今天终于如愿,没想到一进门就挨骂,嫌我不经常来看她,小时候说要在那间泥坯搭起的,屋顶被烟熏黑的屋子里结婚的,现在连来都懒得来了,都说外孙白疼,一点都不假!边说外婆边端来刚摘的黄瓜和刚煮好的玉米,还说你们城里人肯定吃不上这么新鲜的!

我嘿嘿一笑,外婆所说的用泥坯盖的房子,现如今早被舅舅换成了瓦房,我就跟外婆开玩笑说,我当年答应的是在泥坯的房子里娶媳妇,可不是现在的大瓦房!

而外公却一句话不说,净忙着给我找各种好吃的了。
外公是随他父亲要饭要到现在这个地方的,三代贫农,而外婆的父亲在旧社会算是富农,所以外婆也算是个大家闺秀。只因为外公勤奋能干吃苦耐劳没有丁点坏心眼,打动了外婆的父亲,竟真的就将外婆许配给了外公。

在我七岁被鞭炮炸伤脸住院期间,外公曾给我讲过他的过去,他爷爷是大地主,可惜他父亲是败家子,是个大赌徒,输光家产!后来要饭要到我们这个地方,外公八岁给地主放猪,因太小丢了一头猪,就被赶了回来。还好那地主比较仁慈,不但不为难外公,还给他吃了一顿饱饭。十岁,外公正式给地主放猪放羊!

外公脾气出奇的好,爱国爱党爱村民(外公在参加抗美援朝前,已经被村民选举为大队长了)他说他一生做过唯一一件对不起党的事情就是包庇我妈给我多生了个妹妹。

外婆的脾气出奇的坏,大家闺秀出身,什么家务活都不会,用我妈那句话说就是:该到出奇!我外公什么都会,包括织毛衣,烙煎饼等等。最最不可思议的是外公对外婆的坏脾气从没有翻过脸。

此刻,外婆在摘刚从地里挖出的花生,外公坐在我面前,非得再摸摸我受伤的脚,他已经摸过好多遍了,我拧不过他,就只好脱掉鞋子给他看看,九十多的外公摸着我脚上的伤疤,嘴里嘀咕着什么,昏花的老眼一下子就红了。

我连忙岔开话题,去帮外婆摘花生,外婆讽刺我外公说:你姥爷可厉害了,去地里割把草喂羊,一掀起草叶子就知道草叶子下面藏着千万只蚊子。前段时间还跟我说南湖那片池塘里有千百万只癞蛤蟆!没上过学还成数学家了!

我哈哈大笑,没想到从没上过学、要饭逃荒至此跟了共产党才翻身致富的外公,竟然也有李白“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浪漫主义情怀。我哄外婆说外公是为了逗你开心嘛!外婆却说这有什么好开心的,恰恰相反,这分明就是一亩地谎报能产三万斤粮食的不良作风问题!

我无语!一个生活在“天台一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的浪漫主义情怀中的外公,一个是推倒了三座大山,还在吃大锅饭的外婆!他们竟然就这样安安稳稳的在一起生活了七十多年!

呵呵,在爱情中,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by康宁

2014-09-26
 
评论
© 亭亭如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