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说我像个精神病患者需要被肯定。

街上看到的,就随便写写。

Day185

深秋的一个下午,他刚下班,天黑的很快,更何况遇到阴天。在幼儿园门口刚刚接到孩子,妻子已经在家做饭了,累了一天,他只想快一点回家吃到可口的饭菜,洗个热水澡,然后躺在舒适的床上什么都不用想什么也不用说——他只想快一点到家。想到这一切,他不禁加快了脚步,孩子都被他扯着小跑起来。

过了红灯就到家了,他似乎是如释重负般的长长的舒了口气。还有五十多秒,五十多秒,可口的饭菜,热水澡,舒适的被窝,想到这,他决定闯红灯。就这样拉着孩子,像是涉险过一条不知深浅的小河一样,走走停停的,来车就躲,没车就疾走几步。

时间过的真快,三四十多年就像是一瞬间。深夜的台灯下,六十多岁的他带着老花镜手里拿着孙子生前的照片,老泪纵横。孙子是在一次闯红灯时遭遇了车祸。照片上孙子笑的很灿烂,这是在儿子小时候上过的那个幼儿园拍的,而车祸就是那个深秋的下午他带儿子闯红灯的路口。真巧,一切都似乎是一个轮回,想到这他苦笑起来。

他还记得孙子在医院里的最后一句话:爸爸说爷爷就是这么教他过马路的。

想到这,他摘下已经被眼泪打湿的老花镜,昂起头似乎是在仰望远方,任凭老泪纵横,他越来越觉得这么多年来自己就是那个埋下定时炸弹的罪犯。

2014-09-28
 
评论
© 亭亭如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