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说我像个精神病患者需要被肯定。

在莒国的一场婚礼上
即使晴空我也看见一场大雪
那薄弱蝉翼的婚纱里有一朵明亮的火焰
作为雪夜独行的你啊
总是背负着一捆干实的柴火
脚印埋了又现,现了又复
像过了很多年,像走过了很多地方
夏过去,周灭亡,只剩下先人的衣装
你这个守株待兔的砍柴人

在这场白日焰火里
所有人仰着脖子在灿白的天上寻找绚烂
而五颜六色的却只有地上新娘的红妆
我说他们找错了地方,他们充耳不闻
在那乍现即逝的灼热里
我分明看到怀揣火种的你
在俗世的洪流中近乎卑微,虔诚的守护
谁说守株待兔不是一场美丽执着
而在今天你迎来最好的答复

2016/01/20
于日照市,好友陈洪超婚礼(纪念八年爱情长跑)

评论
© 亭亭如盖 | Powered by LOFTER